从团员到群众

很多时候,我都在问自己一个问题,共青团员这个身份对我来说,或者对大多数人来说,到底有什么作用?或者说,我是为了什么而加入共青团并且一直留在这个组织内呢?

相信很多人的经历都与我类似:在初中或高中时期,班里的学生就陆陆续续加入了共青团,而年少懵懂的我们似乎从来没有想过为什么要加入这个组织,似乎是因为老师说只有特别优秀的人才能优先加入,使得加入共青团本身就是一件可以证明自己、值得炫耀的事情;也可能是因为旁边的同学都是团员,如果我不是的话就难以自处。

就我自身的成长经历来看,团员这个身份与学生这个身份是高度重合的,特别是对于大学生来说。大多数人已经默认把大学生等同于团员,因为几乎所有初中以上的学生都加入了共青团。因此,到了大学,团支书想要传达上头的什么命令,都是直接@所有人。基于这样的现象,在某个无聊的晚上,一丝疑惑就在我的脑海里产生了:我加入共青团之后,每个月都要交团费,虽然团费数额很小,但是团员这个身份对于我这个并不想入党的“不懂上进”的人来说,似乎就没有任何作用了。那么我能从团员这个身份得到什么?我想了想,似乎就只有一丝从众的心理慰藉罢了。

在今年以前,虽然我已经在开始质疑团员这个身份对我的意义,但是为了不产生麻烦,我对每个月交纳几毛钱的团费也还没有太大的抵触。然而在注定不平凡的2020年,事情发生了一些变化。

我们都知道,中共中央宣传部在2019年开始大力推行“学习强国”这个平台,要求所有党员、党政机关的公务员和国有企业的员工(不能保证所有,但至少有部分)下载使用该软件并学习里面的政治教育内容。当我听说这件事的时候,我就在想,除了这个决定的实施者,应该没有多少人会喜欢这种强制学习政治内容并纳入考核的东西吧,但若是范围仅限于党员和党政机关的公务员,那我也没什么好说的,只是又多了一个不入党的理由。

然而在今年,也就是2020年,这种“学习的风潮”终于还是刮到了共青团这里。大概是在三、四月份,班里的团支书开始要求所有团员必须要学习一个叫做“青年大学习”的网络课程,而且要求学习完毕之后还必须要上传截图来证明。

我历来厌恶这种强制要求学习的东西,特别是涉及政治内容,不管课程质量如何。其实对于“学习强国”还有“青年大学习”这些“课程”,我向来是认为他们的重点不在“强国”,也不在“学习”,而在学“习”。还有,不知道是不是党和团对自己制作的课程质量实在是没有任何信心,以至于吸引不到任何人来观看,所以需要通过这种强制的方法把自己的想法塞到大家的脑子里。

那么强制所有团员学习的“青年大学习”能起到预想的效果吗?我可以肯定地说,不能。就我所知,几乎所有人都是打开课程之后去干别的事情,或者直接找别人的截图来证明自己已经看过了,上有政策下有对策,总之,认真观看这种政治宣传内容的人是极少的。

那么,我又是如何应对“青年大学习”的呢?其实很简单,那就是退团。可能是我已经想通了,既然我不入党,那么团员这个身份本来就没有任何用处,当初只是不想把事情做得太绝才没有退团。而如今团中央是拿着我上交的团费来制作“青年大学习”并强制要求我学习这种我不喜欢的政治宣传内容,这难道不是自虐吗?我还有什么理由留在共青团里呢?

虽然决定退团之后能够得到一夕安寝,但从近年来党内和国内的政治环境越趋倒退的情况来看,我很难保证说以后这种学“习”的措施不会蔓延到所有人,毕竟宪法里的国家主席任期制都可取消,还有什么不能做或者不敢做的呢?

我曾经对党挺有好感,毕竟中国的国力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在增长,而我不能排除党在其中的作用。而近几年我看到的不少东西让我对党和国家的未来道路充满担忧,也让我不得不开始思考是否要开始准备“逃离”。之前提到的“学习强国”和“青年大学习”就先不说了,近几年出现了取消国家主席任期制的修宪举动、越趋严厉的新闻审查和言论管控、领导人个人崇拜再度兴起…等等一大堆随便列举就能让我越来越担忧的东西。

我们可以看到中国与国际互联网之间的墙越垒越高;微信、微博等等社交应用的屏蔽、删贴行为越来越无所顾忌;法律条例的制定看不到人民群众参与其中的希望;法律法规一直“留有余地”、标准模模糊糊,试图“保留最高解释权”,甚至还设置一些“口袋罪”等着领导认为的“犯罪分子”;权力的任性越来越严重,法治国家不过是一句空话;人民代表大会似乎永远不会反对党的政策…未来的中国社会会是什么样子?我实在是不好说。我的感觉就是一张变得越来越密不透风的大网在逐渐向我扑来。如果说,美国如今甚至未来的主要问题可能在于其国内两党加剧的族群分裂、政治理念的分裂的话,那么在中国的未来,我担心的是党和人民群众的分裂。

我也曾经是一个拥护党的举措的“小粉红”,也当过愤世嫉俗的“愤青”,但现在我越来越回归理性。没有一个完美的制度,也没有一个完美的国家,只是看哪个地方的优点可以盖过缺点,或者说,我更能忍受哪个地方的缺点和更喜欢哪个地方的优点。我无意批评党和政府,只是大家都有选择的权利。

在今年,也就是2020年,在累积了大量的不满和失望之后,我选择从一名共青团员变成群众,那么在未来我是否会从中国的群众变成别的国家的群众呢?未来,谁又能说得准呢?

4 条评论

  1. 虽然博主没有认真学习,但是还是不小心贯彻了“从群众中来,到群众中去”的工作方法,可见政治觉悟不低。话说回来,这个时代也许是最好的时代,因为国家强盛,社会稳定;这个时代也可能是最坏的时代,因为过去有些毛病到现在积重难返。同时我更担心的是,庙堂人才断层、后继无人的现状,对未来的发展是一个隐患。不过最需要花心思的还是我和我身边的人有没有米,毕竟这才是我能改变的。博主这种很多米的选手,当然可以多找几个仓库分开存放 😛

    • 看来我还是犯了一些很严重的错误,我以为大家都有选择的权利,但其实很多人并没有选择的资本。看来只能希望国内的政治环境能够随着经济的发展、人民的公民意识增强而得到逐步的改善了。我是不小心践行了“从群众中来,到群众中去”的方法,就是不知道我们的党是不是曾不小心忽略了这一点。

  2. 我是不是你最疼爱的人你为什么不说话我是白羊座你呢说道:

    小朋友,你啥时候是小粉红啊?你们学校咋今年才学青年大学习,我两年前就开始学了!“我无意批评党和政府,只是大家都有选择的权利”,是真的无意批评吗?还是如一些社交平台语境上发言者使用表情来“狗头保命”呢?你咋能说有人直接拿别人的截图呢,这不是秘密吗,那让老师看见了多不好?

    扯了这么多,我和博主在这方面可能有相似的情感经历吧,我曾也是一个“粉红愤青”,但自从很久以前,大概是从“愤青”被戏虐地半褒半贬地持续地用在我身上之后,我就开始慢慢“逃离”,也萌生了“逃离”的想法,有时候我觉得自己像是一个木头人。看了文章后其实我有很多想说的,但是最近语言功力下降一时半会表达不出来,看了楼上的评论之后我又有更多想说的,其实我并不在乎限制言论、媒体审查等等措施带来的思想无法表达、不能看到更好的艺术作品之类的个人痛苦,当然了,这些措施肯定会造成一定宏观影响,先不提,我就是觉得人民实在是太苦了,口口声声说为人民服务,但是为什么有那么闭着的眼睛,这些年在北京也见到了一些人间百态,其中一些画面在我心中留下的印记实在太深刻太深刻了,可以说会成为我心中永远的痛,有时候一闭上眼睛,我就会想起来,跟他们比起来,我这些抱怨和烦恼实在不算什么,但我能做啥呢?只有离开了,虽然不是最理想的。最后还是希望,不论如何,博主都开心常在!

    • 我在这篇文章里确实是没有“批评”的意思,只是陈述了客观事实以及说明一下我对此的反应,如果你看出来了什么,请不要告诉别人哦!我可是爱国爱党的好青年呢。

      其实我文章中说到的那些言论管控啊、媒体审查之类的东西,都还算是表象,但这种表象也很重要,因为当任何人都无法批评和提出异议时,党想要做什么不就看似没有任何阻力了么?深层次来说的话,可能是因为国是党的国,不是人民的国,谁叫新中国是党成立的呢!只能说希望明天更美好吧。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